您好,欢迎光临中国通用飞机网!
中航工业爱飞客全国布局完成近半 未来市场在私人飞机和短程通勤
2015-09-28 16:06:47   来源:www.zgtyfly.com   我要评论 0
浏览:16978
核心提示:在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航工业”)于石家庄栾城举办的“爱飞客之夜”上,中航通用飞机有限公司(下称“中航通飞”)与沈阳设备新区、新疆阿勒泰地区分别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至此,中航通飞对其“爱飞客航空综合体”的全国布局已完成近半。该项目是中航工业以中航通飞为主导发展的新型通航产业聚集区,也是中航工业近年来对突破原有通航产业局限和消费束缚的一次创新尝试。作为国内通航产业的领军企业,中航通飞如何看待 ...

在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航工业”)于石家庄栾城举办的“爱飞客之夜”上,中航通用飞机有限公司(下称“中航通飞”)与沈阳设备新区、新疆阿勒泰地区分别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至此,中航通飞对其“爱飞客航空综合体”的全国布局已完成近半。该项目是中航工业以中航通飞为主导发展的新型通航产业聚集区,也是中航工业近年来对突破原有通航产业局限和消费束缚的一次创新尝试。

作为国内通航产业的领军企业,中航通飞如何看待国内通航产业的发展现状,自身又是如何创新来突破行业发展瓶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中航通飞总经理曲景文,详解爱飞客的产业布局。

突破“上不了天,落不了地”的困境

中航通飞主导的爱飞客航空综合体,目的在于依托爱飞客航空服务基地而逐步形成新型城镇化聚集区。航空服务基地依托通用机场,以爱飞客俱乐部为主,不仅提供通航运营、飞机销售、航空培训等专业服务,同时也会提供娱乐项目,更计划通过周边城镇化聚集形成包括生产、居住、商业、度假、娱乐为一体的全产业链。

对于中航工业来说,爱飞客航空综合体这个项目已经筹划了多年。中航通飞总经理曲景文说,爱飞客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项目,他更希望能够通过爱飞客来打开目前国内通航产业面临的困境。

在曲景文看来,国内通用航空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上不了天,落不了地”。依照现行的管理体制,目前民航所用的空域采用严格的多级别的飞行申报制度。由于多头管理、手续繁琐,协调成本非常大,飞机很难飞起来,而且目前空域开放的试点主要处于单个机场的空域周边或者偏远地区,无法满足实际飞行的需求。目前国内的通用机场数量也严重不足。根据统计,目前国家批准的通用机场不到80个,加上330个左右的临时起降点,总共只有400个左右能起降通用飞机的机场,而美国有近15000个通用机场。

此外,飞行人员和机场管理人员的极度匮乏也是目前国内通航产业发展的一个制约因素。曲景文表示,目前由于国内民用飞行培训机构忙于培训运输航空飞行员,导致通航企业成熟飞行员短缺。航空文化的基础薄弱又使得通航缺乏大众参与度。更重要的是,缺乏有效的商业模式使得国内通航企业举步维艰。

曲景文介绍,目前国内通航产业从制造、运营到服务各环节都没有形成群众消费的基础,在产业链整体环节中也还远远没有形成体系化的发展模式。在市场没有完全打开的情况下,通航企业很难赚到钱。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国内的通用航空运营企业中,实现盈利的不足四成。而且即使盈利,也大部分需依靠政府补贴。由于长期亏损,近三成在民航局注册的通航运营企业已经处于退出运营或停顿的状态。

尽管困难重重,曲景文仍然很看好国内通航产业的未来市场。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出行作为一个基本生存需求是不可或缺的。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越来越追求更加快速、安全、便捷的出行方式。中国只用了不到30年时间就基本实现了私家车的普及,他认为未来5到10年内,国内通用航空一定会打通两个消费市场,即私人飞机和短程通勤飞行。同时,曲景文也表示,在目前国内通航市场尚未完全成熟的情况下,创新商业模式,以创意经济来推动市场发展也是必不可少的。

9月17日,河北石家庄,来自国内外40余家通用航空的100余架飞机参加爱飞客飞行大会。CFP

布局50个城市,形成初级通航网络

在石家庄栾城机场于9月18日—20日举办的通用航空展会上,吸引人注意的不仅是看起来就“高大上”的小型私人飞机,也有能承载20~30人左右的小型客机。

曲景文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目前国内消费者对于通航的理解存在误区。“提到通航,大家想到的不是用来农业工业作业的飞机,就是高端的商务机。事实上,通航带来的交通便利并不仅仅针对高端消费人群,一旦通航网络建立起来,对于一些传统交通并不发达的地区来说,通航能够给当地的群众带来真正的交通便利,而且价格也不会昂贵。”

在业内专家看来,国内通航产业要发展,必须要真正飞起来,飞行必须形成网络从才能够把服务的价格降下来,真正激发消费需求。中航通飞打造的爱飞客航空综合体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中航通飞计划在全国布局50个城市地区,形成覆盖全国的初级通航网络,同时促进低空进一步开放。而这一目的目前看来已经颇有成效。珠海爱飞客航空俱乐部在去年完成筹建后,于今年5月打通了国内首条低空航线“珠海—阳江—罗定—珠海三角”航线。紧接着,“荆门—宜昌—恩施”、“石家庄—平泉”等低空训练航线也成功获批。

除却空域限制,另一个影响到通航飞机“飞起来”的主要问题在于基础设施不足。基础设施建设不仅需要配合当地的生产需要,也要解决资金的问题。同时,地方政府也希望可以通过爱飞客航空综合体项目促进当地的城镇化建设。

在这种情况下,爱飞客采取了“通航+X”的方法,即航空服务基地及基本配套服务设施+根据不同地区实际情况的扩展方式。如此次与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签署的“爱飞客(新疆)航空俱乐部项目战略合作协议”即属于基本级布局,而与荆门市合作打造的爱飞客镇即包括了与航空紧密相关的文化娱乐项目。而未来爱飞客也将围绕航空服务基地将周边地区打造成囊括城市所有功能的新型城镇化聚集区。

曲景文将传统交通网络不发达的偏远地区形容为发展通用航空的一块“洼地”。他表示,一方面,与传统公路交通或者铁路交通相比,通用航空无需大量资金投入即可改善偏远、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交通状况;另一方面,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契机下,相关地区将会获得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通勤航空的发展很有可能走“农村包围城市”的模式,先在最需要、制约因素最少的地方形成通勤航空市场,最终向全国发展。“这可能是未来国内通航市场的潜力所在,也是爱飞客网络形成后的下一步目标。”

中航工业董事长林左鸣表示,发展爱飞客项目的意义主要在于创造一种形式来培养国人的航空意识,为未来联航产业的发展奠定更好的群众基础。“中国航空发展到今天证明一个道理,如果我们不打造航空的群众性基础,我们的航空就是无本之木,就没有根,中国人很想制造飞机,但是你制造的飞机需要有人来消费。中国要成为一个航空强国,通用航空这一关必须要过。”林左鸣表示。

网友评论
已有 0 人评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