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中国通用飞机网!
青岛仅有约40人掌握滑翔伞技术 常飞者20多人
2017-10-09 16:54:26   来源:半岛都市报   我要评论 0
浏览:596
核心提示:图:在即墨鳌山湾附近,“飞人”正在乘滑翔伞飞行。图/半岛都市报两手紧拽把手,脚尖用力蹬地,一个快速小跑。瞬时,刘慧玉腾空而起。就是这样一个动作,展翼达10米的滑翔伞载着刘慧玉冲上了蔚蓝色的天空。刘慧玉还没有落地,女“飞人”钱倩背上了她的滑翔伞,一个箭步之后飞上了天空。“人一旦飞上空中犹如随风的树叶。”钱倩说,“人性就是希望自由自在。”滑翔伞爱好者必须熟悉气象,要根据地形、云层、气温等因素,预测怎么 ...
青岛仅有约40人掌握滑翔伞技术 常飞者20多人

图:在即墨鳌山湾附近,“飞人”正在乘滑翔伞飞行。图/半岛都市报

两手紧拽把手,脚尖用力蹬地,一个快速小跑。瞬时,刘慧玉腾空而起。就是这样一个动作,展翼达10米的滑翔伞载着刘慧玉冲上了蔚蓝色的天空。刘慧玉还没有落地,女“飞人”钱倩背上了她的滑翔伞,一个箭步之后飞上了天空。“人一旦飞上空中犹如随风的树叶。”钱倩说,“人性就是希望自由自在。”滑翔伞爱好者必须熟悉气象,要根据地形、云层、气温等因素,预测怎么飞往哪里飞。

滑翔伞是一种高雅、刺激的运动项目。双节假前,记者走近岛城空中“飞人”群体,揭秘这种玩法与众不同的魅力。

空中滑翔引来鹰伴飞

晴空万里,风力2级。双节假期前一日,在刘慧玉、钱倩、褚国梁、叶晓东和武宗峰这5名空中飞人看来,是个适合“飞天”的日子。这天早上,钱倩、褚国梁和叶晓东各自从60公里外的青岛城区出发,刘慧玉则于头天就从诸城赶到了青岛,而武宗峰从老家鳌山卫出发,他们不约而同的目的地是位于鳌山卫四舍山的青岛海风滑翔基地。

对于这5名飞人而言,只要自带滑翔伞,在不禁飞的适合区域都可以起飞。选择来这个滑翔基地,在他们看来,在青岛没有比这个位置更适合起飞的场地。上午10时,基地负责人李炳盛驾驶着他的越野皮卡车,分两趟沿着陡峭的柏油山路将5人送上了四舍山的中级起飞平台。“四舍山最高海拔360米,而这个中级起飞平台的海拔约为180米。”李炳盛告诉记者,起初,他也是一个滑翔伞爱好者,后来他在四舍山发现了这个非常适合滑翔伞起飞的位置,于是就向相关部门申请并注册,在这里建设了这个滑翔基地。

记者在现场发现,这个滑翔基地西北是山,东部面向鳌山湾。站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阵阵花香袭鼻。

36岁的刘慧玉从皮卡车上卸下他的滑翔伞,看了一眼在平台一侧随风飞舞的风筒,他动作麻利地将滑翔伞在起飞坪上展开。之后,他将座袋穿在身上,戴上头盔、手套、眼镜和面罩。起飞前,他又检查了滑翔伞的仪表、对讲机和飞行电脑的性能。一切准备妥当,现在,有着两年多飞行经验的刘慧玉可以起飞了。

在众人的目光中,刘慧玉背后拖着一个大伞包,两手紧握伞把手,双眼盯着前方,身体前倾,往前跑了起来,他身后的滑翔伞随着他的奔跑在平地上飘了起来,随后他脚尖用力蹬地,滑翔伞瞬时带着他离开了起飞坪,整个人飞向了空中。

“很好,很好,起飞的状态帅极了。”站在起飞坪一侧指挥的李炳盛在对讲机里告诉刘慧玉。刘慧玉上升到一定高度后,开始向西北方向飞去。

此时,一只鹰发现了眼前飞过的庞然大物,从四舍山背后飞来,伴随在刘慧玉身边。“看见了吗,你们看见了吗?”空中的刘慧玉通过对讲机向地面传来消息,“我身边有只雄鹰,它学着我的样子飞行,它在滑翔,慢慢靠近我。”“看来老鹰喜欢上你了。”李炳盛的回复让众人大笑。

随时调整,时刻小心

超过了四舍山,刘慧玉使劲拽着把手,他欲飞到远在5公里之外的鳌山湾。气流带着他向鳌山湾靠近,他的耳边传来了海鸥的叫声,海鸥的身影从身边经过。蓝天、白云和翱翔的雄鹰作伴身旁,山峦和大海尽收眼底。

刘慧玉仍在空中,地面的叶晓东就已打开了他的伞包,钱倩和褚国梁上前帮忙。叶晓东家住市北区,别看他今年已经51岁,但飞天的激情从不输年轻人。

叶晓东检查了穿在身上的装备,随后拖着伞包沿着起飞坪的斜坡加快步子向下冲去。瞬时叶晓东被滑翔伞带上了空中。叶晓东玩滑翔伞,今年已是第3个年头,这名驾驶JEEP牧马人的“老玩家”,一年365天几乎都会将滑翔伞放在他的车内,每每外出游玩,只要遇到适合的天气和地理位置,他都会拿出滑翔伞飞上一把,到了痴迷的程度。

身为滑翔伞资深教练的李炳盛站在草坪上目视着叶晓东,这项空中运动项目来不得半点马虎,他得时刻注意着叶晓东的动作,甚至关键时刻还得在地面发出指示信号。“伞偏移了,左手用力。”李炳盛向叶晓东发出了信号。叶晓东赶忙进行调整,瞬时滑翔伞向前冲了十余米。此时,刘慧玉从远处飞来,越来越接近叶晓东。两个伞包在空中绽放,俨然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需要超强的体力和勇气

玩滑翔伞,做“空中飞人”,这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是“爷们玩的东西”,可身为女子的钱倩偏偏要向自己和长空发起挑战,而且这一战就是4年多,中途还经历了一番挫折。

时间回到2013年的秋天。钱倩在家看了一部国外的纪录片《生还奇迹》,这部纪录片反映的是在菲律宾举行的一次滑翔伞比赛中,突然遇到了暴风雨和雷团,多名参赛男子遭遇云吸被闪电击中丧生了。有一名女子在遭遇云吸的过程中,歇斯底里自救,凭借超人毅力与雷暴、飓风及云吸抗争,在垂死之际奇迹生还。

这部纪录片让步入中年的钱倩极度震撼,在以往的工作和生活中,钱倩是个遇事从不服输、不向困难低头的主儿。在钱倩看来,既然国外的女人能靠滑翔伞飞上天,那国内的女人也是可以上天的,她梦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展翅翱翔。

钱倩并不了解滑翔伞,她开始通过多种途径打听,终于找到一家俱乐部。“你一个女子真的想玩滑翔伞?”俱乐部教练上下打量着身高近一米七的钱倩。“我一个女子就不能玩滑翔伞?”钱倩说,“玩滑翔伞的外国女人不是多得很吗?”教练笑了:“报名容易但迈出那一步是很艰难的。你觉得你能行?”

“我渴望飞翔,愿意承受风险,不怕吃苦,”钱倩说,“我可以立刻开始!”教练被她的决心打动!就这样,钱倩成了青岛报名学滑翔伞的首名女子!

2014年春天,她和同伴们在石老人海水浴场开始集训,沙滩上朵朵伞花常常吸引游人的目光。迈出这一步,才发现学起来着实不易。不光需要信心,更重要的还需要体力。仅一个伞包就重20公斤,钱倩每日背着座袋近十个小时在沙滩训练,汗水湿透衣服成了家常便饭。

然而进步的快乐,早已抵消了训练的辛苦,想象着不久能翱翔天空,她觉得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为了增强体能,她走进了健身房,用3个月的时间甩掉9公斤肉。

体能和基本功日趋增强。2014年3月份,教练将连她在内的7名学员拉到了即墨的钱谷山,在这里进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野外试飞。当时整个青岛还没有经人工开发的试飞场,包括钱谷山在内。同伴们陆续起飞,钱倩被教练特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

中午11时许,穿好了全套装备的钱倩站在了山坡上,真到了那一刻,她才体会到什么是恐高,还没有起飞,她的心脏就砰砰跳起来,显然紧张度已超过了她的承受值,如同要爆炸的压力锅。她甚至想到了放弃,但若是放弃之前所有努力将前功尽弃,何况现在装备已经背在了身上。

最终她起伞了。滑翔伞巨大的升力瞬间把她带起,由于过度紧张,导致她操作失误。伞在空中转了个弯直奔山后而去。按照当天的气象情况,滑翔伞只能在山前飞,山后的上空全是乱流。乱流对于一个滑翔伞爱好者来讲,一旦遇上这是要命的。

钱倩起飞不久,教练就发现苗头不对,于是通过对讲机大喊:“拉刹车拉刹车!”然而已在空中遭受惊吓的钱倩,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当时她离地已有20多米,伞在乱流的席卷下抛来抛去,已完全失控。她边尖叫,边目视着山谷里的树木,石头和草地,一个念头闪过:这难道是我人生最后一刻所看到的?还未来得及多想,她整个人就斜着从空中撞到了地面上,翻了无数滚之后才停下。

教练和队友紧张地跑去寻她。钱倩幸未受伤,她自己爬起来之后,在他人惊恐的目光中走下了山。第一次试飞就栽了个大跟头,并差点搭上了生命。

“痛苦,才会进步”

首次试飞的空中生死,让钱倩的内心饱受重创。从这之后,她再也不向家人提及滑翔伞之事。半年之后的2014年9月,钱倩到印尼巴厘岛旅游,她发现当地也有滑翔伞,于是她被别人带飞,乘坐双人伞飞上了天空,虽然空中的她依然紧张,但终于体会了双脚离地的感觉。她心中的飞天梦又升腾起来。

又过了半年,她独自一人去了尼泊尔,在滑翔伞圣地博卡拉,她同样被当地人载着,体验了飞天的感觉。“我放不下滑翔伞。”她说,“在第二次飞时,发现恐惧感已大大减轻。”回到青岛,她决定:重新上天做飞人。

当所有伞友都认为她已经放弃飞天的时候,她花3万买了装备,又回到了训练场。再次飞天的钱倩仍需要克服重重困难。一开始因技术不熟练,训练中,她经常擦伤、扭伤,还时常落到刺槐、酸枣树上和荆棘丛中,扎成“刺猬”。

之前青岛的“飞人”在野山坡飞伞,现在已经有了经人工开发的滑翔伞基地。在四舍山那个绿草如茵和开满鲜花的山坡上,她起伞、转身、奔跑,顺利实现了独立、平稳和安全起飞和降落。

“心稳了,技术成熟了,手也就稳了。”她说,这两年她除了在国内一些城市飞伞外,还前往德国奥地利上空飞伞。“在空中遥望大海,白云离我很近,耳边传来风声。”她说。

她是青岛本土第一个报名学滑翔伞的女性,也是第一批女学员中唯一坚持下来的。“你痛苦,才会进步。”钱倩说,“要获得那种极致的快乐,就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青岛适合滑翔伞运动

一个滑翔伞的全套装备有近20公斤重,除了主伞、副伞外,还有坐袋、仪表、对讲机、飞行电脑等,在飞天之前至少要戴上头盔、手套、眼镜和面罩等。

青岛市航空运动协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青岛只有大约40人能掌握滑翔伞飞天的技术,常飞者只有20多人。

乘滑翔伞起飞,充满着娱乐的同时风险并存。李炳盛说,滑翔伞属于危险性比较高的运动项目,必须持有国家体育总局滑翔伞俱乐部或者滑翔伞协会颁发的滑翔伞操作证才能飞。考滑翔伞操作证就跟考汽车驾照一样,要经过身体素质考核,还要有足够的训练时间,地面与空中训练都要达到一定时间,才能去考不同级别的证件。

“学习初级飞行,大概万元左右。”李炳盛说,成为一名动力滑翔伞专业人员,加上购买滑翔伞的3万元,大约共需要4万元左右。

“滑翔伞飞行容易发生事故的原因,一是空中指挥操作不当,二是突然遇到不可测的乱风。”李炳盛表示,飞滑翔伞不可能随地而飞,必须在规定的范围内飞行,甚至在有些地方飞行需要向相关部门申请,单位、航空器型号、架数、临时起降点、飞行区域、飞行高度、飞行日期、预计开始和结束时刻及现场人员联系方式等都必须详细提供。同时,还要主动配合公安、民航、体育等部门管理工作。

“在中国北方,青岛的基地已经建设得比较成熟。”青岛市航空运动协会一负责人表示,“青岛三面环海,海面来风平稳持续,而内地的山风有时比较猛烈且不稳定,所以青岛适合进行滑翔伞运动项目。”

今年由山东省航空运动协会、市体育总会、即墨体育中心主办的山东省滑翔伞锦标赛暨第二届场地联赛青岛站比赛曾在青岛海风滑翔基地举办。来自全省各地的滑翔伞高手和辽宁、河北、广东、云南等地的特邀选手共70余人,在为期3天的赛事中切磋交流。

李炳盛说,滑翔伞这项娱乐项目在国外异常火爆,在国内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尝试,但目前国内还没有一本教材向学员进行施教,一些基地在对学员进行施教时只能凭经验,摸着石头过河。

网友评论
已有 0 人评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