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中国通用飞机网!
风口“速降”的无人机,能否重新“起飞”?
2017-07-18 15:23:09   来源:四川日报   我要评论 0
浏览:2562
核心提示:近段时间,成都、绵阳等地,人们不时会收到手机信息,在一些公共场所也能看到警示牌,说的都是一件事:加强无人机管理,以防干扰航空运行。这些信息和警示牌的背景,是今年以来频发的无人机擅闯民航机场空域、影响飞行安全事件。加大管理打击力度,又对快速发展中的无人机产业造成冲击。破解难题,四川做出了全新的尝试。6月底,《四川省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安全管理办法》向公众征求意见。该文件在全国率先提出划设管控空域、报备 ...
风口“速降”的无人机,能否重新“起飞”?

近段时间,成都、绵阳等地,人们不时会收到手机信息,在一些公共场所也能看到警示牌,说的都是一件事:加强无人机管理,以防干扰航空运行。

这些信息和警示牌的背景,是今年以来频发的无人机擅闯民航机场空域、影响飞行安全事件。加大管理打击力度,又对快速发展中的无人机产业造成冲击。

破解难题,四川做出了全新的尝试。6月底,《四川省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安全管理办法》向公众征求意见。该文件在全国率先提出划设管控空域、报备空域、自飞空域,有望形成四川无人机产业发展的环境优势。对于无人机产业,四川通用航空协会秘书长张伟认为,依法行事这个产业才有希望。

在风口“速降”的无人机

先前订单接到烫手,现在大量无人机不敢起飞,相关企业被迫停工

4月21日,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上空遭遇4架无人机干扰,大量航班被迫返航和备降他地。看到媒体铺天盖地报道“上万名旅客滞留机场”,成都天脉创想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心里一沉,“糟了!”他担心无人机将因此遭遇严管。

7月13日,成都市菁蓉镇无人机大街,成都天脉创想科技有限公司就在街道尽头,办公室没有开灯,上述负责人一个人坐在堆满无人机零部件的角落上网。

“人都没有,开啥子灯?”他说,由于无人机不敢起飞,公司如今处于半停滞状态,6名员工有的在非洲安哥拉做高铁测绘项目,有的在家待业。

这让他很不适应。这家成立于两年前、做无人机应用的小公司,过去一直在高速奔跑——从无人机电力巡线到农业植保,如雪片般的订单纷至沓来,甚至超过他和同事的承担能力。公司创办当年营业额就超过100万元。

公司快速发展,是因为恰好站在无人机产业的风口。

无人机在不少应用领域有时间和成本优势,如铁路线路测绘,400公里靠人力需要超过半年,无人机耗时仅一个月。省经信委重大装备与机械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发展无人机产业,四川有高校和军工院所积累的人才,也有巨大市场。根据四川通用航空协会无人机专委会不完全统计,2015年全省约有40家无人机相关企业,到今年初增至397家。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全国无人机行业总产值约320亿元,预计2023年将超过970亿元。

风向因管控而逆转。4月起开始严厉打击未按规定办理相关手续的无人机飞行。根据成都市公安局官方微博,4月19日到21日查获三起“黑飞”案件,无人机飞手均被行政拘留5天。多位企业和行业协会负责人证实,此前虽有规定,但督查并不像当前这样严格。

菁蓉镇无人机创新创业基地负责人卢开成表示,大量无人机不敢起飞了。中国民航局授权的3大无人机云系统之一“飞云”的运营方、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技术负责人高梓恒介绍,和以前相比,现在每天注册无人机升空架次少了70%以上。

记者走访了成都市11家无人机生产或应用企业,7家表示4月后业务明显下滑,其中成都天脉创想科技有限公司、北方天途无人机科技成都有限公司、四川基路伯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处于业务停滞或半停滞状态。农业植保无人机生产商、成都前沿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毅表示,因不能起飞,已停止新机型的试飞测试,客户也不敢进行植保飞行;大疆无人机四川代理商、成都大亚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琪表示,5月已开始关店裁员。

有望重新“起飞”的无人机

四川日前公布征求意见稿,新政创造性划分出报备和自飞空域,有望形成四川无人机产业发展的环境优势

按理,受打击的只是未按规定办手续的“黑飞”。

然而,并非所有飞行申请都能获批。成都纵横大鹏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副总监王朝明说,根据过往经验,能否获批和航线选择、飞手资质、飞机重量等有关。

省经信委重大装备与机械处相关负责人表示,4月以来对无人机生产、销售的冲击,其实是“黑飞”扰乱空域、危害民航的必然结果。

别人看到危机,张伟看到的是新产业发展“惯例”——从一开始“野蛮生长”,到一定规模后问题集中暴露,引起主管部门重视与严管,就像几年前的优步、滴滴。张伟认为,相关规定不断完善,行业的参与者、消费者依法依规行事,最终才会走向正轨。

规范的进展很快。6月底,省政府法制办公布《四川省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安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该文件除明确相关管理主体责任外,将全省民用无人机飞行空域划分为管控空域、报备空域和自飞空域,管控空域由省政府有关部门根据实际需求提出划设申请,经军队、民航等有关部门批准后确定;而报备空域和自飞空域无需飞行空域和飞行计划审批,自飞空域更无需向相关部门报备。

“(文件)最大创举,就是提出报备空域、自飞空域。”一位参与上述文件起草的人士表示,严格管控空域,加快界定和开放报备空域和自飞空域,就为无人机应用提供了必不可少的、随时可用的空域。目前国内尚无其他地方有类似划分。

该文件或于本月内正式印发,产生政策“红利”。

“有了空域,直接受益的是应用。”顺丰无人机研发单位之一、朗星无人机系统有限公司总设计师助理刘伏虎认为,一旦空域松开,无人机市场有望迅速扩大,带动成立一批做无人机应用企业,同时吸引更多省外无人机企业的销售端、服务端落地。

顺丰集团7月13日宣布,总投资7.4亿元的大型物流无人机总部基地项目正式落户成都。顺丰并未透露落户原因,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源于四川创新空域管理,将推动其率先在川打开市场。成都工业学院无人机产业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严月浩则认为,市场蓬勃,不是无人机企业总部选择四川的首要因素。要抓住市场发展机遇、加速产业集聚发展,四川省应打破目前缺乏支持政策的局面;同时建立相关中介平台,积极推动四川省军用无人机技术优势转为民用。

张伟认为,四川无人机产业将由此树立适应当前发展的一系列规则,逐步从“野蛮生长”走向规范持续健康发展。

亟待统一标准的无人机

无人机生产、作业标准尚未制定,可先行制定四川标准,并设立第三方检测测试机构

多位专家和企业负责人提醒,《办法》并未解决无人机产业的所有问题。

王朝明最近遭遇尴尬:参与竞争某政府部门项目,客户提出一个简单要求——提供产品质量可靠的证明,而这是年销售额逾亿元的成都纵横大鹏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无法办到的,“我们只有自己内部检验标准,客户不信,我就没办法了。”

根据国内规定,所有民用飞机都要获得航空器适航证,即官方检验证明该飞机安全可用。而在无人机领域,目前没有官方标准和检验机构。“有些无人机明明只能抗5级风,厂商说依据他的标准,这机子能抗6级风,也没人管。”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这造成行业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同时带来安全风险。

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正在考虑制定相关生产、作业标准。由于国家标准通常参考地方实践制定,严月浩建议四川应抢先制定出利于四川产业发展的相关标准,并努力成为国家标准的参与制定者;在标准尚未出台期间,四川可先推动设立第三方无人机性能检测测试机构。

至于无人机飞手“驾照”,四川溉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元贵提醒同样存在类似问题。“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在发证(驾照),不少大公司自己也发证,没有一个官方部门说哪种证是有效的、权威的。”

四川悦飞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朱悦飞希望,借助电子围栏等技术,未来政府管理应更精细化、动态化,“不让飞的地方,(无人机)自然飞不起来;飞得起来的地方,都让飞。”

网友评论
已有 0 人评论
返回首页